案例分类

当前位置:首页>案例中心>应用案例>GCT-8C钢轨探伤仪在济南铁路局的应用 济南铁路局

GCT-8C钢轨探伤仪在济南铁路局的应用 济南铁路局

发布时间:2023-06-21 点击数:209

案例详情

地铁1

点击跳转央视网观看视频


央视网消息:铁路钢轨探伤工是铁路运输系统中一个特殊的工种,他们的工作就像医院里做B超的大夫,而他们的“病人”就是火车行驶的两条钢轨。由于铁路钢轨探伤工所操纵的仪器很重,所以以往探伤工都偏向选择男性。可就在今年的春运中,济南铁路局青岛工务段的3名女孩走进了这个男人独掌的探伤工组。

地铁1

刘艳红、王蕾、姜琳这三位漂亮的姑娘,平均年龄还不到23岁。大学毕业后,她们先后走进了济南铁路局青岛工务段,当上了探伤工。

1月20日 农历小年

今年是她们第一次投入春运路轨保障,而且同在一个探伤小组,她们的任务路段是胶黄铁路青岛段,这条铁路也是春运期间探伤作业的重点线路。

地铁2

济南铁路局青岛工务段钢轨探伤工 王蕾:胶黄线相对于其他线路伤损比较多,之前在这条线路上发现许多伤损,这次去是复核一下,确保这次春运让旅客安全回家。

胶黄铁路三公里的探伤作业,需要在两个小时的窗口期内完成,否则就会影响列车正常运行,甚至引发事故。

济南铁路局青岛工务段钢轨探伤工 姜琳:窗口期内一定要把工作干完,如果下一次再要这个时间,就不是很容易要。

记者:有把握吗?

济南铁路局青岛工务段钢轨探伤工 姜琳:嗯,有把握。

每天出征前三人必须试好探伤设备,确保仪器工作正常。

地铁2

最后一趟火车驶离她们的任务路段后,三人和其他同事分两组开始上道作业。姜琳比刘艳红、王蕾早一年来到工务段,也算春运的老兵。

女人干着男人的活,不用说心里上的压力,就是柔弱的身板推着沉重的机器在道轨、路枕上行走挪动,就免不了常常受伤。

地铁2

济南铁路局青岛工务段钢轨探伤工 姜琳:就是一些膝盖磕磕碰碰这些轻伤,膝盖经常会磕到石砟上嘛。都是轻伤,也不当回事儿。

每次回家,父母看到姜琳的伤,都怕她坚持不下来,准备为她换个工作。可姜琳总是一口回绝,她觉得,男人能干的活,女人一样能干。

济南铁路局青岛工务段钢轨探伤工 姜琳:你不去干的话总有人要去干,我们的工作其实很有责任感,也很有成就感,我们能保住旅客的安全,列车的安全。

王蕾是三个女孩中年龄、个头和力气最小的一个。几个月前刚走上探伤工岗位时,这几十斤重的设备她完全无法驾驭,挨师傅的批评是家常便饭。尤其是春运期间,列车通过率极高,留给探伤的窗口期又短,稳、准、快是对探伤工最基本的要求,王蕾在春运前没少下功夫。

地铁2

济南铁路局青岛工务段钢轨探伤工 王蕾:跟男孩比起来体力有点跟不上。

对于爱美的王蕾来说,最初她考进铁路系统时的愿望是和她的同学一样当一名体面、漂亮的铁路乘务员,可连她自己都没想到,她成了一名探伤工。

刘艳红,是三人中较泼辣的一个,不仅和男同事最能谈得来,还从他们那里学会了怎样用手代替钢尺测量钢轨报警的方位。

地铁2

济南铁路局青岛工务段钢轨探伤工 刘艳红:我平时没事的时候都是拿那个尺子量自己的最大指节多长,第二个指节是多少厘米,自己记住。

这一招对于春运时期加快探伤速度十分有帮助,也成了她们三人小组按时完成任务的“铩手锏”。两个小时的窗口期很快到了,她们刚刚把探伤设备搬出轨道,列车便疾驶而过。

济南铁路局青岛工务段钢轨探伤工 杨小日:我们的男同志以前有时候也是干活嫌多、嫌累,自从看到他们这种精神以后,也不经常提活有多多、有多累了。

地铁2

“稳 准 快”探伤准确率100%


春运期间,增开列车多,列车对铁轨的轧伤就会增加,因此,探伤作业也不分昼夜。

一月的齐鲁大地,冰冷刺骨,厚厚的大衣挡不住瑟瑟的北风,这给她们的工作带来了更大的困难。探伤作业需要她们仔细辨听设备声音、随时记录探伤数据,所以耳套、手套在作业时都不能戴,冻伤是她们面临的最大的威胁。

地铁2

济南铁路局青岛工务段钢轨探伤工 杨小日:说实话,这个活呢,我们男同志干也很累,很多时候都是夜间,作息时间不固定,有时候也吃不上饭。

为保证春运安全,弥补现场探伤经验的不足,春运开始前两个月,三个女孩儿的业余时间几乎都在训练。

济南铁路局青岛工务段钢轨探伤工 姜琳:这根钢轨道上基本让所有伤都能看到,以便我们在现场的时候,如果发现这种伤,我们会有一个熟悉感,提高我们辨伤的准确率。

从春运的第一天到现在,三个90后女孩组成的探伤组,探伤的准确率达到了100%,保证了春运回家路的安全畅通。